Archive for 2010年2月

gloomy Wednesday

感觉今天。没有一点运气。
                                                                                                                                                                    –题记
去Coop program 面试
suits穿的我 浑身不自在
shirt使我 束手束脚
领带让我喘不过气
这些都没什么
 
直到 一个professor叽叽咕咕说了一大堆法语之后
微笑着看着我的时候
我(……)
好吧~什么事情 重在参与
 
后来的事情
就变成了 两个professor一起
“哎呀 不是我们鄙视你 我们也不想给你设置障碍
你说你在 Montreal怎么能不会说法语呢
就算你不说 你CV上面也要展示你在学习啊
你看 你还不如那个印度人说得好”
 
我看了看 那个印度人
他很得意的看了看我
ok 我明白business就是 dog-eat-dog
但是 你明明就是英语夹着法语在说好吧
you are not speaking French
you are speaking French words
我宁愿说流利的英语
 
找工作 可能就是这样
你准备的很隆重
衣着光鲜
陪着笑脸
听着别人对你的种种挑剔 指责 还有鄙视
继续 陪着笑脸
是 对的 嗯 ok 没问题
然后走出来 觉得有点委屈
没有什么人可说
keep going
 
12点
H529 一个半小时 division essay
三个题目任选
是挺人性化
问题是 我没有一个喜欢
没有办法 硬着头皮写
我都不愿检查拼写了
交卷了事
 
没有吃午饭 因为没有空去加热 所以没有带饭
也不舍得花钱
 
下午 COMM210
期中考试 让我欲哭无泪
等死吧
 
知道什么是 雪上加霜么
就是~
在地铁站 居然被人勒索
 
好吧
我想回济南了
 
晚安
 
 
 
                         
Advertisements

应该~没什么吧~

没想到,space上面第一篇日志,居然是记录这个的。
                                                                                                                                                                                             –题记
我不否认,can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可是,济南,那个小小的,不那么先进,一成不变,古老的城市。
今天,我非常,想念你。
 
难过的时候,济南是一个,我可以肆意躲藏的地方。
楼和楼之间,树影斑驳的胡同。
泉城路麦当劳二楼的大窗户。
山师路熙熙攘攘的人群。
银座旁边的KTV。
 
不开心的时候,可以躲进去。
哭,笑,小声唱歌,看人群来去。
 
而can
我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
也许,今天睡觉之后,明天会好。
也许,不会好。
 
life in can
就是这样,继续,罐头里的闷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