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要从 定期更新博客的writer 变成 好几个月神马都不写的人
                                                                                      –题记
这种事情的转变 往往开始于 像现在这样的场景
比如说 我现在写了一个题记 然后后面 就神马都不想写了
即便是Tags 添加的是日记
也貌似没有神马 记录流水账的必要
有的时候想想 人人 fb msn ,etc
到底像不像 伏地魔的魂器呢
撕裂破碎的 终究是 不完整的自己

这个年头 是一个所有人 都哭着喊着 说自己没有安全感的时代
安全感这东西 说穿了 也就是虚无缥缈的自我安慰

st.catherine大街上 看到了有家日本刀具店
橱窗摆着的 各种颜色的太刀
让我想起了 两个人
sephiroth & zoro
sephiroth 注定是杯具 这也是日系动漫反派的传统
至于zoro 现在才追到140集 还不好妄下定论

想看H7啊 结果还是没看成
不过也罢 severus snape的戏份 大部分都是在下集
H1里面 所有人都看Harry额头伤疤的时候
唯有snape 看的是那双 墨绿色的眸子
突然想到 电影院里 只要不哭出声 其实是没有人会看你的
至少不会像 高三的同桌 怪异的扭头
看着眼睛通红的我 以及他看不见得 林月如

其实呢 写不出来东西 和话痨
往往是互补的
就像 我开头说 我不知道写什么
结果却 写了这么多